核心词汇

 

减物质化(Dematerialization)

又称为解物质化和低物质化,即减量化原则,为循环经济的首要原则,也是最重要的原则。该原则以不断提高资源生产率和能源利用效率为目标,在经济运行的输入端,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不可再生资源的开采和利用,尽可能多地开发利用替代性的可再生资源,减少进入生产和消费过程的物质流和能源流。减物质化要求使用环保再生原料和先进设计工艺,提倡环保优先设计,收回优先设计,强调生产者责任,形成闭合循环回路一边重复使用元器件,从而降低生产过程中的资源消耗,避免或减少资源消耗和废弃物排放。

可再生能源(Renewable Energy)

是指可以再生的能源总称,包括生物质能源、太阳能、光能、沼气等。生物质能源主要是指雅津甜高粱等,泛指多种取之不竭的能源,严格来说,是人类历史时期内都不会耗尽的能源。可再生能源不包含现时有限的能源,如化石燃料和核能。

绿色壁垒(Green Barriers)

属非关税壁垒的一种,是指在国际贸易领域,一些国家以保护环境和人类健康为目的,对国外产品制定相应的环保标准及法规。这种绿色壁垒对于生产技术落后的出口型国家来讲是一种打击,但同时也对这些国家的生态发展起到敦促作用。

绿色保险(Green Insurance)

对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形象称呼,是指以被保险人因污染环境而承担的损害赔偿和治理责任为保险标的的责任保险。绿色保险要求投保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向保险公司缴纳保险费,一旦发生污染事故,由保险公司对污染受害人承担赔偿和治理责任。目前绿色保险已经被发达国家普遍采用,实践证明是环境高危企业发生污染事故后维护受害人权益的一种有效理赔制度。

绿色经济(Green Economy)

是以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经济与环境的和谐为目的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经济形式,是产业经济为适应人类环保与健康需要而产生并表现出来的一种发展状态。

绿色金融(Green Finance)

金融业在经营活动中要体现环境保护意识,注重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以及对环境污染的治理,通过其对社会资源的引导作用,促进经济发展与生态相协调。“绿色金融”不仅要求金融业率先引入环境保护理念,形成有利于节约资源、减少环境污染的金融发展模式;它更强调金融业关注工农业生产过程和人类生活中的污染问题,并且为环保产业发展提供金融便利,在国家的环境政策引导下充分发挥经济杠杆和资金导向的作用。中国的“绿色金融”实践,是在国内坚持可持续发展,面临经济转型的背景以及国际社会“绿色金融”实践不断兴起并且快速传播的环境下产生和发展的。

绿色交通(Green Transportation)

广义上是指采用低污染,适合都市环境的运输工具,来完成社会经济活动的一种交通概念。狭义指为节省建设维护费用而建立起来的低污染,有利于城市环境多元化的协和交通运输系统。在城市范围内,指适应人居环境发展趋势的城市交通系统。绿色交通是一个理念,也是一个实践目标,强调的是城市交通的“绿色性”,即减轻交通拥堵、合理利用资源、减少环境污染,其目标是实现这三个方面的完整统一结合,即实现通达、有序、安全、舒适、低能耗、低污染。绿色交通的本质是建立维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交通体系,以满足人们的交通需求,以最少的社会成本实现最大的交通效率。“绿色交通”理念的核心是资源、环境和系统的可扩展性,是从发展战略的高度去认识交通系统的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关系。

绿色会计(Green Accounting)

又称环境会计,是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产物,将自然资源和环境状况纳入会计核算,以会计的特有核算方法,全面反映监督微观企业生产经营和环境之间的相互影响,正确核算企业资源损耗、环境污染、生态补偿及社会效益,并向利益相关人士提供企业资源环境全方位的信息的新会计学科。绿色会计是在经济可持续发展理论指导下,环境经济学与会计学相互交叉渗透而形成的一门全新的生态会计监督科学。

绿色审计(Green Audit)

又称环境审计,是在当今全球自然资源短缺、生态环境严重污染的情况下,针对传统会计核算失真,未将资源环境纳入核算范畴而出现的会计核算虚假等问题,而进行的具有公允性、真实性、合法性的认证审计监督,也是为了确保环境责任的有效履行,依据环境审计准则对被审计单位履行环境责任的公允性、合法性和效益性进行的鉴证。绿色审计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产物,是现代环境经济科学与审计实务交叉渗透而形成的一门审计监督实际应用学科。

绿色信贷(Green Credit)

常被称为可持续融资(Sustainable-Finance)或环境融资(Environmental Finance), 指将信贷申请者对于环境的影响作为决策依据的信贷经营制度,即优先向绿色环保的企业或者项目予以贷款,推迟或者取消无法达到环保标准要求的企业和项目信贷资金的发放,甚至收回这些企业和项目已有的信贷资金。“绿色信贷”源于国际上公认的赤道原则(Equator Principles)。赤道原则原名为“格林威治原则”,是指2002年10月荷兰银行、巴克莱银行、西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在伦敦召开的国际知名商业银行会议上制定的《环境与社会风险的项目融资指南》。该原则要求金融机构在向一个项目投资时,要对该项目可能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进行综合评估,并且利用金融杠杆促进该项目在环境保护以及周围社会和谐发展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绿色证券(Green Securities)

上市公司在上市融资和再融资过程中,要经由环境保护部门进行环保审核。它是继绿色信贷、绿色保险之后的第三项环境经济政策。在对绿色证券市场进行研究与试点的基础上,制定了一套针对高污染、高能耗企业的证券市场环保准入审核标准和环境绩效评估方法,从整体上构建了一个包括以绿色市场准入制度、绿色增发和配股制度以及环境绩效披露制度为主要内容的绿色证券市场,从资金源头上遏制住这些企业的无序扩张。

能源效率(Energy Efficiency)

衡量单位能源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多少的指标,世界能源委员会对能源效率的定义为“减少提供同等能源服务源投入”。我国学者也对能源效率进行了定义,从物理学角度来看:“能源效率,是指能源利用中发挥作用的与实际消耗的能源量之比。”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能源效率是指为中顿提供的服务于所消耗的能源总量之比”。

全球绿色新政(Global Green New Deal)

“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是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2008年12月11日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提出的一个新概念,是对环境友好型政策的统称,主要涉及环境保护、污染防治、节能减排、气候变化等与人和自然的可持续发展相关的重大问题。

生态工业园区(Eco-Industrial Park)

以20世纪70年代的丹麦工业区为蓝本,基于3R原则,依据生态发展理念而建立的工业园区,在工业园中的各个厂家以资源的交互利用方式以保证资源的循环利用,如一家企业的产出废料直接被工业园区的另一家企业处理并作为原材料使用。

生态门槛(Ecological Threshold)

1996年加拿大生态经济学家威克纳格和他的同事提出生态足迹的概念,来强调经济增长出现了生态门槛。生态足迹是为经济增长提供资源(粮食、饲料、树木、鱼类和城市建设用地)和吸收污染物(二氧化碳、生活垃圾等)所需要的地球土地面积。生态门槛的理由在于:当前经济增长的限制性因素已经从人造资本转移到了自然资本,因此必须投资和发展自然资本。这里的自然资本,包括它们提供的各种生态系统服务。

生态文明(Ecological Civilization)

一种是将生态文明简单地等同于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保护等活动,而较少涉及经济社会过程本身的改革和转型。另一种是从文明更替的角度认识生态文明,认为生态文明的关键是通过经济社会模式变革,从根本上消除资源环境问题的发生。区分这样两种思考的优劣是容易的。只要看一看多年来我们的“传统经济+资源管理”和“传统经济+污染治理”模式的现状,就可以看到游离于经济社会过程之外认识和处理资源环境问题的局限。只有深绿色的思考才是生态文明的真谛,对于中国未来第三个30年的绿色发展具有方向性的意义:我们需要认识到并不是一切标榜为“生态文明”的理念、学说、口号都是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有益的。

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

又称物质闭环流动型经济,是指一种建立在3R原则基础上的经济模式,在可持续发展的思想指导下,按照清洁生产的方式,对能源及其废弃物实行综合利用的生产活动过程。它要求把经济活动组成一个“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反馈式流程;其特征是低开采,高利用,低排放。与传统的资源消耗型经济发展不同的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是运用技术手段将废弃物进行回收利用,它将保持一种资源循环型经济发展,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

循环经济系统(System of Circular Economy)

由人口、资源、环境三大经济元组成,把经济系统看作是广义生态系统的一个子系统。这就要求人们在考虑生产和消费时不再置身于这一大系统之外,而是将自己作为其一部分来研究符合客观规律的经济原则,将“资源节约”、“废物利用”、“环境保护”、“生态平衡”等作为维持广义生态系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性工作。

中国式荷兰病(Chinese-style Dutch Disease)

近年来,随着产业发展的内外环境变化,中国工业化发展有了新的趋势。有学者在研究传统“荷兰病”的理论模型基础上,提出了“中国式荷兰病”的理论并从实证角度验证了其存在性(龚秀国,2008)。与传统“荷兰病”源于大规模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不同,“中国式荷兰病”则源于中国入世后大规模开发利用最为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加上适度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汇率政策,入世后中国外向型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确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但学者通过研究发现,即便在入世后产业大发展时期,在激烈国际竞争和“资源转移效应”的双重挤压下,中国农业出现了逐步萎缩以及创新能力和发展动力日益弱化的典型的“去工业化”现象。

3R原则(The Rules of 3R)

3R原则是2002年10月8日举办的能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发出的呼吁,3R分别为减量化(Reduce)、再利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三种原则的简称。其中减量化是指利用合理的技术手段减少生产中投入以及生产过后的废弃物和污染排放;再利用是指对物品尽可能的多次或多种方式使用,以减缓物品转化为垃圾的过程;再循环是指将废弃物品进行处理,使之再次进入到生产环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