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中国如何创造“绿色财富”

时间:2015-11-06

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加快建设主体功能区,推动低碳循环发展,全面节约和高效利用资源,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绿色发展,推进美丽中国建设。
可以预期,在“十三五”乃至一个更长时期,这将成为我国破解发展和保护难题,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
曾经拍摄电影《卧虎藏龙》的浙江省安吉县竹海是安吉县美丽乡村的标志之一。(2014年4月9日)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绿色发展”引领中国现代化新路径
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为未来5年的中国描绘了这样一幅生态文明建设蓝图。
在快车道上驰骋了几十年的中国经济社会列车,如今正驶入关键路口——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一些传统产业增长乏力,新的增长力量尚在孕育,亟待破题。
相伴而来的,很多地方遭遇了雾霾频发、城市拥堵、河流污染、湖泊萎缩、生态脆弱。资源紧缺已成经济社会发展的“卡脖子病”。
2013年1月13日,一名居民在雾气笼罩的沈阳街头骑行。新华社发(张文魁摄)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是关键。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全局出发,党的十八大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建设生态文明、维护生态安全的有关重要讲话、论述、批示超过60次。
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说,我国的生态环境已经迫使我们不得不改变过去高消耗、高排放的方式。在发展过程中必须正确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绿色发展不仅决定当前,更决定长远。所以,此次建议把绿色发展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
绿色发展,是发展理念和方式的根本转变。五中全会公报提出,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构建科学合理的城市化格局、农业发展格局、生态安全格局、自然岸线格局,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
绿水青山无忧,雪域圣洁依旧。图为西藏林芝鲁朗林海风光(2015年8月6日)。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认为,这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方方面面,并与生产力布局、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以及价值理念、制度体制紧密相关,是一场全方位、系统性的绿色变革。
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的目标要求之一,五中全会确定,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为此,要加大环境治理力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
“绿色发展理念更多对应的是可持续,核心是处理好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关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说。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发展理念和方式的深刻转变,也是执政理念和方式的深刻变革。
藏北草原风光(2013年6月27日)。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补“生态短板” 创“绿色财富”
自助回收——分拣打包——清洗净化——切片铸坯吹瓶——灌装上市——回收利用。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家致力于开发“城市矿产”的公司。公司年处理废旧饮料瓶5万吨,相当于节约30万吨原油、减排15万吨二氧化碳。
通过物联网技术,智能回收自助机可自动完成空瓶的识别、回收、压缩、分类存放,通过一卡通、手机话费、微信支付、支付宝、优惠券等方式实时结算,同时传送信息至数据中心,实现一级回收、分拣中心、再利用企业的全面互联,构建起互联网+智能回收新模式。
2015年10月29日,盈创物联网饮料瓶智能回收便民小屋落户北京大钟寺物美超市。新华社记者李欣摄
像盈创公司这样,绿色发展已不仅是观念,正在催生诸多新兴的绿色产业。生态经济借助市场机制,开始成为创造绿色财富的新经济。
五中全会公报提出,推动低碳循环发展,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全面节约和高效利用资源,树立节约集约循环利用的资源观。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军表示,推动产业结构从过度依赖资源、环境消耗的中低端向更多依靠技术和服务的中高端提升,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实现绿色发展的根本途径。
2015年7月12日,游客在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板底乡雄英村荞麦基地里观光。新华社发(杨文斌摄)
节能减排、循环经济、污染治理、生态修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绿色发展之路,涉及的产业广泛、空间巨大。据发展改革委预计,到2015年底,仅节能环保产业产值就将达到4.5万亿元。
绿色发展不仅是产业,更是民生。在催生新产业的同时,绿色产业给当地百姓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
在西部的青海省共和县,招商新能源集团建设的光伏园区即将竣工。首席执行官李原说,一个100兆瓦的集中式光伏地面电站项目至少需要近10亿元投资,还能拉动太阳能电池、组件等相关产业。不少光伏项目都在西北等光照较好的欠发达地区,不仅能拉动当地经济发展,还创造大量就业。
新型清洁能源助力柴达木盆地循环经济发展。图为2015年3月16日拍摄的德令哈50兆瓦塔式太阳能光热发电站一期10兆瓦发电站一角。新华社记者张宏祥摄
在东部的浙江省安吉县,临近“大竹海”的余村曾靠山吃山,挖石矿开水泥厂,炮声隆隆,粉尘蔽日,连生命力顽强的山笋都连年减产。如今他们关了矿、搞起生态旅游,年收入达1500万元,村民年收入翻了三番还多。村主任潘文革说:“从卖石头到卖风景,绿水青山真的变成了金山银山。”
“绿色发展理念是在探索一条不同于发达国家传统工业生产模式的新经济道路,从生产方式上解决能源和环境问题。”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说,“这不仅是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增长点,也是未来新的竞争力。”
图为浙江德清县筏头乡“裸心谷生态度假村”以低碳理念兴建的“森林度假夯土小屋”建筑群(2012年6月2日)。新华社记者 谭进 摄
条条红线织就生态保护大网
理念的形成非一日之功。实践中,一些领导干部对绿色发展的认识还不到位。
“有的地区仍然偏重于经济指标,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增长的现象依然严重。还有的地区能够认识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和意义,但缺乏实现目标的有效方法和途径。”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陈洪波说。
不坚守生态红线,绿色发展就是纸上谈兵。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必须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坚持可持续发展。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

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高清摄像头守护候鸟越冬地草海的鸟类和生态环境。(2015年3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刘续摄
条条生态红线,已经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推进而明晰:
——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土地节约集约利用制度,划定永久基本农田红线;
——完善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保障水安全;
——建立能源消费总量管理和节约制度;
——建立天然林保护制度,建立草原保护制度,建立湿地保护制度,建立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制度;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说:“从空间角度理解,红线就是生态保护区与非保护区的界线,在生态红线内不能搞开发,开发了就是违规。从规则角度理解,红线就是一种禁止性的规则,一旦违反,就要受到惩罚。”
红线不仅划在幅员辽阔的国土上,更要划在每位领导干部的头脑里。
游客在首批国家级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青山沟旅游景区观赏枫叶(2015年10月4日)。新华社记者李钢摄
“建设生态文明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绿色发展不是GDP不重要,对西部地区来说应该是实现更高的增长,但是要向生态要效益。无论穷与富,发展得快与慢,都必须首先考虑生态承载能力。”重庆市南川区区长曹清尧说,“尽管我们承担着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的发展任务,但只要违背了生态理念,再好的项目也不会上。”
在发展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中,南川区把这种生态红线意识贯穿始终:工厂建设格外重视集约节约用地,出台了引导企业入园归区的鼓励政策,争取用5年时间把能够搬迁的工业企业全部迁至工业园区;不盲目为边远地区不计成本、不计生态地修路、搞建设,而是把高山居民搬迁至城镇周边,并妥善解决就业。
西藏佩枯湖风光(2015年4月27日)。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五中全会提出,实行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张立群表示,过去国家对环境保护实行分级管理,地方政府为了经济发展,在环境监管上可能会有所让步,而垂直管理体系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表明党和国家在绿色发展方面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是要真抓实干的重要标志。
绿色发展的方向已定,生态文明体制正在建立。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美丽中国的梦想就会早日成真。
记者:董峻、安蓓、刘羊旸、高敬、于文静
编辑:罗辉、江国成、李明、齐健